盐装苏打

罗生门 [14] [KK相关]

这位太太……是神仙吗

奥燃: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


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堂本光一本不是多么有正义感的人。


 


剛也曾这么说过的。光一似乎天生便善于冷眼旁观些,浸身在自然科学那种极其客观冷静的气氛中半生,就更加如此。凡事力排主观因素的影响,免得被私欲和感情蒙蔽了靠近真理的视界。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但他在公共选修课上当着上百学生的面把话说出了口,才意识到也许自己此时此刻的行为会导致一些不容乐观的结果。台下的讨论也忽然陷入沉寂,偌大的教室鸦雀无声。


 


还是闯祸了。


他暗暗握紧了拳,看了一眼那个向他问起艾伦·图灵的学生,那年轻人显然也因他出人意料的态度震惊地愣在原地。


 


作为一位国家级高等院校的顶级教职人员,他理应在被问起对于图灵的看法时向学生发表尽可能讳莫如深的意见,让学生接收到这位成就足以名留青史的数学物理学家在人格方面有所缺憾的价值观。


 


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再伟大的科学家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光一是这么回答的,


“我认为他是人类史上遭受最大不公的人之一。”


 


提问的学生愣在原地,随即有另一个前排的孩子迫不及待地站起来:


“老师,我觉得您说得不对。难道他的结局不是告诫我们,明明有那么伟大的成就,本来应该全赢的人生却毁在了一步性取向之中吗?如果不是同性恋的话,现在肯定生活得很好啊。”


 


这番言论让他不由自主地蹙起眉关。实话说,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颠倒因果本末倒置的思路会存在,而且见识到之后才发现,这甚至还可能是世间绝大多数人的看法。悲欢不相通也好,公平不存在也罢了,可人类为什么可以对如此冤案麻木至此,即使是有着接受高等教育认知的人在了解事实全貌的基础之上?说到底这个社会最终究竟在追求些什么价值?或者是如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价值吗?


 


他有些沮丧地将目光放得很远,想起了那个听到他回答时甚至比分别八年后再见到他时更显震惊的堂本剛。


 


 


 


——“公开?”


 


比起愣了一下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的堂本希美,反而是与他同一阵线的恋人惊得瞪大了一双漂亮而纯粹的大眼直看向他。


 


“你疯了……”剛无法置信般喃喃说,“光一,你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你一定是疯了……”


 


光一感到剛的手就要从自己手心里抽离,于是更紧地攥住了他,一双目光凌厉的眼睛直视过去:


“我知道。我很清楚。”


 


“但就让那些全都一起发生那又怎样?”


 


“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我们都不是傻子,我们都很强大,足够独立——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直到现在,这些才真正成为了现实。”


 


剛的目光如同烛火一般脆弱摇曳着却逐渐被点亮。它们在光一的眼中徘徊许久,光一也就坦荡坚定地任他在目光中来回逡巡。


 


“一定会被停职查办的。”


 


“觉悟之中。”


 


“名声和成就都会毁于一旦。”


 


“我知道。”


 


“会受到非常过分的对待……别人会拿什么眼光看你?又会用什么话去侮辱你?这个社会会怎么排挤你?”


 


“我不在乎。”


 


“你现在说不在乎,其实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现在公开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吧,就像当初你叫我相信你一样,你只是以为自己可以……”


 


“剛。”光一打断道。他忽然完全明白了他们两人之间最大的分歧所在。剛一定是怨他,因为在剛心中,这些勇敢的激流勇进都该在一切还没有稳定下来的时候去做。当年剛在滂沱大雨中艰难呼吸着也死死抓住他的力度,都是在拉他往他现在想要迈向的方向走。


 


——但在光一心中,事情的因果却截然相反。


 


只有经过了岁月的残酷打磨与沉淀的现在,拥有舍弃会万分可惜的现实根基的如今,在扔下身外之物的时候,反而能够收获最小的风险。


 


“如果没了工作,到了人见人骂的那一步,我就远渡海外。如果我手上的研究项目全部被叫停,我就带着我的资料到更远的地方去研究。实验室不是只在这里有,科学也并不从这个地方的土里扎根长出来。如果家人不能理解我,我也只好一直说服他们,直到他们明白为止。


 


“唯一让我担心的是会因为我,让你也暴露在危险的环境之中。但如果你还愿意相信我,剛,我会保护你……我一定会保护你。”


 


“这八年,我已经想得非常清楚。”光一冷静无比地接着说道,


 


“长濑曾经劝过我。他说,你天天研究那么浩瀚无穷的宇宙,怎么就学不会把心里那点过不去的苦闷放到那种规模里去比比,应该一下就释然了吧?


 


他搞错了。不是那样的。”


 


光一停顿了一下。剛忍受着咫尺间坚定如铁的灼灼视线,甚至感到有些眩晕,但却无法移开目光。


 


“是你。我的苦闷,是你。


宇宙跟你相比,并不更加浩大。”


 


 


 


想起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里为自己的话亮起的点点光烁,光一竟然下意识扬起了微不可见的笑意。


 


他重新向说话的学生投去视线,郑重其事地作答:


“抱歉,我认为正好相反。因为爱并不是可以自由选择的东西。”


 


他又想起堂本剛柔和而沁人心脾的声音,万分感动之中其实已经被说服,却还固执地一遍遍叮嘱道:“不行。”


 


——“就当是为了我,不要让自己陷进那种境地里,好不好?”


 


那似乎不掺有一丝杂质的恳切眼神让他几乎要弯起嘴角了。


 


“……因为爱并不是可以自由选择的东西。不如说,我想正是与克里斯托弗·默卡的相遇,造就了图灵的伟大,也为人类带来了进步。”


 


他顿了顿,想起了更多以不同模样笑着的堂本剛。


 


“——因为他至高无上的爱激励了他。”


 


“这不就是我们所有人都最向往的吗?遇到对自己而言最珍贵的东西,能够没有顾虑地付出努力与劳苦去维持它的宝贵。无论我们原本有多么平庸,但总会觉得我们付出的那份最纯粹的爱极美。这难道不是我们生命最大的意义所在?”


 


铃声恰好在这时响起。在教室的一片鸦雀无声中,他扫视一周,看见台下上百双眼睛里藏着闪烁不明的情绪,怀着等待判决的觉悟,合上了备课本。


 


本以为这堂课就到此为止,他正要离场,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突兀却可以预见的质问声:


“您这么为同性恋说话,您自己是同性恋吗?”


 


堂本光一停了下来,沉默片刻,回答道:


“我发表这样的言论,跟我本身的性取向没有关系。作为一个明智而有尊严的人,我认为你们也该用这样的视角去看待问题。歧视本身就是人类文明的一种落后与不公,无论歧视的对象是什么,人人都可能成为其中之一。今天你们排斥一种看似与自身无关的属性群体,可能有一天,遭到歧视迫害的就是你们自己。”


 


 


 


他原以为自己的字字句句都掷地有声,是那鸦雀无声的教室给了他错觉。他以为就算只有一点也好,自己改变了一些什么。


 


可通告却来得快极了。


 


只有在接到强制调查通告的那一刻才让人切身地体会到,这时代的巨大轮轴中,尚未存在这块领域的任何一丝容身卡缝。每块略微凸出的部件都被强磨起溃。


 


那天回到家,光一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玄关台阶前已经摆着一双鞋,心底倏忽间涌起一股无限的眷恋。像是黄昏暖晖下最后一阵清晰可见的风,大地呼吸着,将万物送入寂静的凉夜。


 


他进了屋,循声在厨房找到了他一直想着的那个人。他看着那人轮廓圆润的背影,遵从冲动从背后拥了上去。


 


这是他的爱人。


这是他的伴侣。


他只此一生。


也仅此一人。


 


堂本剛正用大勺搅拌着锅里已经香气四溢的咖喱,被他吐在侧颈的气息弄得很痒,笑了起来:


“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的……是猫吗。”


 


堂本光一把鼻唇一同埋进他后颈不说话。


 


剛的笑意也随他的沉默迅速减退,侧过脸去,颊侧贴到了人温热的额头。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


 


撒娇的人却在此时笑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剛莫名其妙地皱起眉头看着他,得到了额头上的一个掠过般的轻吻。


 


“我好高兴,剛。”


 


“发生什么了?”剛再一次问道。


 


“没什么,”光一答道,细长精致的眼眶里飘荡着笑意,


“我只是觉得我一点也不后悔。


 


“一点也不后悔与你相遇,一点也不后悔爱上你。


甚至不后悔跟你分离,不后悔受过折磨,不后悔我们之间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从来没有后悔过。


 


“是你真是太好了。”


 


堂本剛静静地听着这一番表白,开始时还忍不住带着羞赧浮起笑意来,越听却越是察觉到异样,柔媚淡雅的双眉勾勒出悲切与哀愁。


 


“光一……你还是说出去了,是吗?”


 


“……也没说。”光一知道剛指的是承认自己的性向,可他的确没有。


 


“那你……”


 


剛正要追问,家中座机突然铃声大作。他又朝光一看了一眼,过去接起了电话。


 


“剛君,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告诉你一声,不过你或许已经知道了吧?”是冈田的声音。


 


他又朝站在原地开始代替他摆弄起锅边长勺的光一看过去,心里一阵发紧,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汹涌而出。


“什么事?”


 


“堂本教授……光一前辈,受到学生举报,被勒令处分调查了。”


 


一声钝响。


 


剛抬起头,看见厨房里那人毛手毛脚地碰掉了放在一旁的锅盖。


 


傻子。


 


“你知道这件事了吗?”


听筒里冈田又接着问道。


 


“我现在知道了。”剛不带多少起伏地说着,“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我们现在还能做些什么。”


 


“恐怕不太好解决……光一前辈地位放在那,怕这件事闹大了会吸引来一堆媒体吧……明天我可以把学校的调查资料带给你看看。我想一定会跟实情出入不小,你真的想看吗?”


 


“那就麻烦你了,谢谢你,冈田。”


 


“剛君……”对方像是放心不下似的欲言又止。


 


堂本剛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无奈地微笑起来。


 


“我会陪着他的。”他说,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他。直到最后。”


 


 


 


 


 


-待续-




注:


本章小标题出自:


圣经新约,哥林多前書13:13.



评论

热度(162)